现在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植物图鉴]野草有灵-中山大学南校区野生维管植物图鉴

[植物图鉴]野草有灵-中山大学南校区野生维管植物图鉴

陈源  学习资料  2015-11-23  2204  0评论

    《野草有灵》—中山大学南校区野生维管植物图鉴,亦可以当做华南城区野生植物图鉴,调查编辑时间约8个月,共收录中大南校区的272种野生维管植物的图片、鉴定要点及分布,其中每一幅照片均为作者本人亲自在中南大学拍摄。

    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gdnLiz5


前言
    我不知道以一个怎样的开头来讲述它们的故事,姑且先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吧。
    我们这些城市里的孩子对于植物的认识,大多都来自于身边常见的那些园林植物吧,行道
树、路边花坛以及那些绿油油的草坪。但是却鲜有人关注到园林植物脚下那些不起眼的小草,
的确,它们对比起树形优美、花朵显眼的园艺种类来说,实在不引人注目。它们的宿命似乎
只是定期长出来,然后定期被铲除。如此反复,如此循环。
    但,它们也是生命,既然是生命,就必然有他们的精彩故事。
    图书馆边的山牵牛展开了它淡蓝色的花瓣,草坪上也被假花生的金色铺满,水竹叶从其中
挤出自己不那么显眼的紫色小花,尽管它还沾着未干的露珠。竹园的含羞草慵懒地展开自己
紫色的雄蕊,却不想自己的风头却被一边节节菜的蓝花抢去。古老樟树上的贴生石韦如同迎
接洗礼一般接受着正午阳光的沐浴,虬龙一般的眼树莲和球兰却静静从高处垂下自己的枝
条。心理咨询室门前的绿萝在午后的阳光下伸展开它偌大的金斑羽翼。而如同龙一般巨大的
麒麟叶则在熊德龙边的大树上,静静地迎接着夕阳的普照......
    它们的故事,如果没有人诉说,那么就永远隐藏在它们的世界里。野草们自己的生命循环,
与人相关,却又与人无关。除草机隆隆地驶过草坪,意味着一场游戏的结束,也意味着一场
新的游戏的开始;不经意踩到的泥巴,当我们一心只想把它蹭掉的时候,却可能为他们的扩
散提供了便利;当我们把灌丛和乔木推倒,把泥土和草地换成水泥和砖块,意味着它们故事
的终结......但,大家都知道木棉何时满树鲜红,却鲜有人知道草坪上的线柱兰何时出土;大
家都知道红花羊蹄甲在冬天会让整个中大变成红色的花海,却鲜有人知道接替它使命的却是

草丛中的紫花酢浆草......

    想起《Always with you》中的一句歌词:莫名地生存然后死去,我不知道为何来到这里。
对于任何一个生命来说都是如此。的确,生存在人类所统御的环境下,它们的一举一动都受
制于人类的行为。它们并非主动地迁入至此,又并非主动地消失于此。就像是过客一样,在
中大走了一遭。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进行不合理的生境改造,野生植物的种类会趋向单一化,整体的生物
多样性也会逐渐降低。是的,或许对于一个被人类统御的环境下,这些野草不足以让我们停
下我们改造校园的脚步,我们在考虑一个新的工程时大概会考虑移栽古木的问题,但是野草
栖息地大概在移栽古木的时候就已经被破坏了......的确,建设一个更符合大多数人的环境并
不能称之为错误,但,不管他们是否能长久地在这里存在,我觉得有必要给这些过客立个传,
但,至少它们——这些野草,有被记录的权利,它们如同屋檐的青瓦和老楼的红砖一样,
有着它们的故事,也同样见证着中大成长与繁荣——屋顶的铺地锦竹草和棒叶落地生根,
    据说最早就是因为老广州的屋顶绿化而引入的,路边随处可见的白花鬼针草,据记载则在那
个风云无常的清朝来到中国的,还有那些在角落的那棵老樟树上,穿梭于石韦之间的眼树莲,
攀上巨大榕树的球兰,这些原本分布在山中的物种,告诉了我们它从深山来到康乐园的来龙
去脉......化用一句大师的名言:野草的历史,也是人类的历史。
    无论你阅读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识别植物、观察草木还是说想从这被人忽视的生灵之间寻
找历史的痕迹,亦或是打发时间或是准备考试。我想告诉你的是,它们都拥有着一个自由的
灵魂,即使是死亡,它们也同样有着高唱自己挽歌的权利!

小暗:刘成一 于康乐园
2015 3 17

    另声明P234页的大苞鸭跖草应当为大苞水竹叶,尾后参考文献漏去了《台湾野花365天》与天南星词库,特此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