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班级动态 > [班级活动]于百步之间,穿梭华夏千年[西部社会实践]

[班级活动]于百步之间,穿梭华夏千年[西部社会实践]

陈源  班级动态  2016-8-19  1234  0评论

于百步之间,穿梭华夏千年

——西部溯遗首站西安之行


 

    泱泱华夏,源远流长,中华上下五千余载,文明高峰迭起层出。西安,地处陕西关中平原,两河流域文明发祥地之一,为中华民族最早烙印之地,万年时光长河洗礼,沉淀瑰宝无数。此次参访陕西历史博物馆,有幸窥得一二,感叹故都底蕴深厚,历史风云变幻,帝王雄才大略,先人技夺天工。

    移步第一展厅,蓝田猿人颅骨携着远古气息迎面而来,石器时代在此地留下深刻印记。石球,石刀,石斧,对工具的利用初现端倪,岩石上粗糙的磨痕与非天然可造的锋刃,诉说原始人类运用智慧改造自然的初次探索。生存不易,人类却也在风霜打压之下走出非凡道路,从此开天辟地,不在话下。

    第二展厅,公元前八千年至七千年间,氏族社会出现。母系先行,精致的骨针与石制配饰,展现那时女性在劳动与统治中的主导地位。陶器亦在此时期出现,部落中分配专门的制陶区域。时至今日,陶器艳丽的颜色与大胆奇诡的图案依然鲜明。有人面鱼纹盆,人口衔双鱼,表现当时人与自然间生产关系,为记录;有红陶尖底瓶,利用物理学原理,空瓶浸入水中瓶身倾倒,水流入瓶中,至装满则自然直立,奇思妙用;更多的陶器纹案则传达着远古时代的审美取向,表明那时人类在与自然对抗中已有余力,生活更重情趣。

    周时代,原始社会进化至奴隶制社会,生产能力大幅提高,礼乐制度建成。青铜器与玉器在这一时期广泛使用,生活用具,起居装饰,祭祀神器,随葬礼器,无处不见青铜与玉器。造型之优美,纹饰之流畅,种类之丰富,令人目眩神迷。陪葬礼制的完善使得无数神器得以随王公贵族沉眠地底,如今重见天日,惊艳依旧。今人有高科技傍身,古拙与优雅依旧难以复制,藏品天下无双,价值难计。

    至春秋战国与秦王朝,藏品所蕴信息更为丰富。弓弩刀枪斧钺剑戟,寒芒犹在,战场厮杀能闻其响,硝烟血光能感其色;秦兵马俑千人千面,威严坚固,是第一皇帝对权力的绝对掌控,亦为当年兵马征伐天下之重演;商鞅铜方升一统天下度量,中央集权由此时而始。封建制正式步入历史,开始其对神州大地两千余载的统治。

    汉唐两代,华夏至强至盛之期,君王开疆辟土,眼光不再限于中原,转向王朝之外。汉武帝开丝绸之路,唐则再添海上丝绸之路,对外往来,文化交流,技术传播,声誉威望一时无两。丝绸之路所经之地,而今历史犹可见当日华夏印记,异域风情亦传入中国,所谓“中外交融”已可在其时器物中得以领略。若言当时当日,国力鼎盛,丝路往来更多扬我国威之意,到如今,丝路更为纽带,将我国与各地区国家相连,终达互帮互助,友好往来之意。长安作为丝路起点,由古至今,光辉熠熠,未来可期浓墨重彩,再添一笔。

    西安陕西历史博物馆作为行程首站,更多是为我们了解中国历史之厚重,之丰采。所谓文化遗产,本是时光结晶,更深理解历史,方能更深理解遗产所蕴。而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之始,古往今来,积淀无数,此处所闻所见,方知重启丝路之必然与必要,亦知此次西部之行,对我们本身而言,意义重大。

 

    PS. 西安也是一个饮食文化十分丰厚的地方,在大雁塔广场,我们有幸偶遇与食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吹糖人。制作糖人是中国传统手工技艺,过去是可以维持生计的营生,现在则作为民间艺术受到重视和保护。我们所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马景乐老先生为我们现场演示了糖人的制作,只见形状不规则的糖料随着他吹气塑形渐渐变成栩栩如生的动物形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吸引不少目光,所谓遗产魅力,不过如是。

 


附图:

陕西地形图。西安地处陕西中部关中平原。

它盍,周代贵族洗漱用品,和专用盆配合,用于倒水。

面貌各不相同的秦兵马俑。

红陶尖底瓶,它是仰韶文化中典型的器物之一,也是半坡人最常用的汲水器。

史前时期的彩陶瓶。

博物馆陈列的陶器与石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