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班级动态 > [实践论文]我国西北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现状与问题

[实践论文]我国西北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现状与问题

陈源  班级动态  2016-9-8  1696  0评论

我国西北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现状与问题

生命科学学院暑期赴甘肃、青海省社会实践团

   要:中华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西北地区更是华夏与边疆文化交流激荡的主阵地,这些令人赞叹的文化遗产从时光的淘漉中流传下来,为世人所瞻仰。工笔斧凿留下的是绝美的艺术创作,口口相传传颂的是英雄的壮美诗篇。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名录的确立,这些文化瑰宝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而在欣赏和赞叹的同时,保护和传承的问题也不容忽视。本次暑期调研期间,我们走访了西安,天水和西宁等市,考察了这些地区的非遗保护和传承的现状,以期得到社会更多的关注,协力保护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关键词: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北地区;保护传承

 

一.     课题综述

(一)  课题背景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的无形文化遗产,是最古老也是最鲜活的文化历史传统,是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化信息资源,更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国。5000年的古老文明,漫长的农耕文化历史,以及56个民族多元化的文化生态,显现了中华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资源的丰富。我国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申报评定暂行办法》中指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各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如民俗活动、表演艺术、传统知识和技能,以及与之相关的器具、实物、手工制品等)和文化空间【1】。通过该定义,可以看出非物质文化遗产定义的两大关键点:第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在艺术表演活动、关于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与实践活动、手工艺活动等各种社会实践活动产生;第二,非物质文化遗产必须具有文化遗产的内核。文化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中所形成的物质与精神财富之总称,因此具有历史传承性和民族性。遗产则是从文化的形成与传承的角度强调人类社会知识与实践之成果的历史久远性。

非物质文化遗产范围大致可划分为为以下六项:(1)口头传统;(2)传统表演艺术;(3)民俗活动、礼仪、节庆;(4)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技能;(6)集中体现或展现某种特定文化传统的区域、场所。其中最常见也最容易被广大群众接触的当属手工艺品和表演艺术了。由于此次社会实践出发较晚,我们未能赶上当地的表演时间,因此调研重点放在了天水地区的手工艺上。

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我国的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一些依靠口授和行为传承的文化遗产正在不断消失,许多传统技艺濒临消亡,大量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珍贵实物与资料遭到毁弃,随意滥用,过度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象时有发生。所以对“非遗”的合理开发与保护也成为了刻不容缓的行动。本次实践的研究目的旨在实地考察西北地区非遗保护和传承的情况,并因此分析我国非遗保护现状问题,提出合理建议。

     (研究意义

通过暑期社会实践的调研工作,在深入了解西北文化的同时,增加我们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了解与知识。在采访观摩过程中,体会非遗传承人的精神品质。另外通过实践过程中的推文宣传,呼吁更多人参与到“非遗”保护工作中,这对弘扬我国优秀艺术传统,提高人民精神生活质量,以及复兴中华民族文化,维护民族团结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二.调查手段

采用了博物馆调研和实地采访两种方式。

博物馆调研的好处在于节省时间,能够较为迅速地掌握当地相关的“非遗”信息,并且博物馆还有当地的全局性的风貌概况,能够为具体的各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提供历史发展,地理景观等方面的资料。而我们的事前工作是较为简单地了解博物馆的开放时间等信息,到达博物馆后则先从“非遗”项目开始,再跟随各展馆的时间主线仔细浏览。

实地采访则更为灵活,能够以单一具体的对象为切入点,深度挖掘。我们通过与当地的文化局联系确定了几位“非遗”传承人作为采访对象,根据查找到的信息我们事先列出了采访问题的提纲,实际采访中采用录音,照相,笔记等方式进行记录。

 

三.调查结果

(一)  风土人情总括

西北地区大多处在高原,地貌常为草原或荒漠,虽与杭州的湖光山色有着极大的对比,但一个粗犷宏大,一个娇小灵秀,都别具美感。

我们共在陕西西安,甘肃天水和青海西宁三站停留调研。初到西安,最大的感受就是面食盛行,以及回民等少数民族的增多。再往北走,海拔升高,黄土高原的地貌也越发明显,随之而来的则是视野的开阔,天高地远的空旷之感让人的内心也变得宽广起来。最后来到青海,走上日月山,走近青海湖,似乎人渐渐变得渺小,在自然中寻找相融的感觉。

这是我们初到西北的感受,却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真实环境,这样的环境塑造西北土地上的人,也赋予了他们与这片土地相和谐的艺术与技艺。

 

(二)  非遗传承人采访实例

天水古城素有“皇故里,陇上江南”的美誉,所谓“天上之水”,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此地我们确定了两位“非遗”传承人作为采访对象,一老一少,可以说他们很好地代表天水以及西北地区的艺术特色。

 

1.天水风筝制作技艺传承人余白银

来到天水稍作休憩后,我们分组首先来到天水风筝制作技艺传承人余白银家进行采访。提起风筝制作,或许很多人不以为然,但当一个个或小巧,或立体,或机关重重的风筝骨架拿在我们的手上,当一幅幅或精美描绘,或寓意深刻的风筝画布铺展在我们的面前时,我们惊叹于其中的一份匠人精神,这绝非是一面打印的塑料风筝可以代替的。

余白银老人首先向我们展示了他曾获得过国内外大奖的各种风筝作品,其中有高约1.5米的“张飞脸谱”风筝,其面貌怒目圆睁,表现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还有眼波流转裙裾纷飞的“敦煌飞天仕女”风筝,其使用了绢,流苏等材料,精巧美丽;还有暗藏玄机,借助于风力完成西瓜开合的“猪八戒吃西瓜”风筝更是被美国洛杉矶市收藏。

风筝制作一般分为“扎,糊,绘,放”四个步骤,而最体现技艺同时也是最耗时的是“扎”和“绘”两步,以余老正在制作的雄鹰风筝为例,这两个步骤便需耗费一周的时间,可见其花费的心血之多。

虽然制作出了受人喜爱的风筝,本人也受到极大的关注,但是余白银老人向我们透露,由于风筝作为工艺品较为冷门,同时因为风筝制作费时费力,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和深厚的经验积累,他的风筝技艺传承工作也显得十分吃力。

 

2.天水崖柏根雕技艺传承人王靖

天水崖柏根雕制作工艺始于北宋时期,而正是在我们此次的采访对象王靖的发展下,使得崖柏根雕在保留自身特色的同时提升了知名度,并于2011年正式列入“非遗”保护名录。

王靖先生的工作室有一个很有古韵的名字:柏弦堂,其内的一件件根雕作品也确实充满了灵韵。

崖柏根雕与其他根雕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取材于海拔2000~3000米的香柏树(又称为崖柏),其于悬崖峭壁的石峰中生长,正是因为环境的恶劣,才使得崖柏在经历了千百年的变形生长后形成了奇特飘逸的效果,并且其坚固耐腐,叩之铿锵有声,香气清远,纹理流畅,更显得超凡脱俗。

王靖先生还告诉我们:“崖柏根雕以七分的树根自然形成的美,在此基础上辅以三分的人为精雕细刻而成,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要最大程度地保留其原生状态。”

虽然造型丰富多彩,但是天水市真正对崖柏根雕感兴趣的年轻人并不多,尽管如此,王靖先生依然希望能够收到真正对根雕感兴趣的徒弟,以期将自己的手艺传递下去。

 

(三)  两地博物馆调研

1.  陕西历史博物馆

西安是我们的首站,并选择了通过陕西历史博物馆来了解陕西的历史文化。参观之前我们有幸找到了专业的讲解员,使得我们的参观更具系统性。从石器时代的蓝田猿人凿石为器,用自己的智慧初次探索改造自然,到氏族社会中出现了更为精致的工具,发展到奴隶制社会,礼乐制度建成,人们的生活情趣也得到了提高。再细数春秋战国,汉唐宋元,从中央集权到封建制,历史长河中显现出华夏印记。

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之始,古往今来,积淀无数。此站让我们了解中国历史之厚重,之丰采。

2.  青海省博物馆

青海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发源地,被誉为“三江之源”,众多的生灵也在这里繁衍,而走进青海省博物馆,一股生命的气息也迎面吹来,同样分为几个展厅,这里缓缓讲述了这片土地上生发的人的历史和故事。由于这里丰富的艺术文化,博物馆还特别开辟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让人能够饱览众多值得后代传承的文化瑰宝。

摆在展厅开头,也是最重要的“非遗”项目之一,就是玉树加牙藏毯编制技艺,其特点是毯面较厚,花色多样但主要以藏式的吉祥图案为主。而后同样作为重要技艺的还有:藏刀锻造技艺,藏族黑陶烧制技艺等。

纯粹艺术性的一面则在热贡艺术形式中表现地淋漓尽致,其中有被很多人熟知的唐卡,即藏族地区的卷轴画,还有酥油花和坛城艺术造型等。

除此之外,此地更多的是独特的民俗活动。草原民族热爱舞蹈,其中有狂放大气的玉树依舞,有轻快活泼的蛙图腾祭祀舞,还有充满魔幻色彩的同仁土族於菟;草原上同样有人对于自然和神灵的敬畏之心,如青海湖祭海,蒙古族那达慕等。

更值得一提的是各地传统的“花儿会”,人们用这种流传与西北地区的高腔山歌表达对于相思之人的渴望,祈求幸福。淳朴的歌词,高亢悠扬的曲调在山间流转不去,停伫着爱情的甜蜜。

 

四.总结与讨论

 

(一)  西北地区非遗面对的问题

1.  传承人问题

传承的本质就是文化的延续,保护的根本目的就是让有价值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持久地延续下去。而在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热潮中,“传承”是核心,即传授和继承,传承中的关键点则是传承人。但是通过调研我们发现,很多“非遗”技艺由于较为冷门报酬低,或者由于技艺复杂,需要耗费很多年的时光学习,很少有年轻人会主动去传承这样的技艺,并且老一辈的传承人又渐渐老去。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里,如果没有能静下心来学习摸索,慢慢打磨的年轻人来接过这个衣钵,不管我们有多么强大科技用以复原那些实体的文化遗产,这些需要手把手教学,口口相传进行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终有一天会濒临消亡。

 

2.  活力问题

  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是先人“遗”留给我们的,但它却不能是死的,僵化和守旧都只能让它慢慢被抛弃,看看我们日新月异的生活,每一天科技都让我们飞驰在快速变化的跑道上,如果原汁原味地保持着文化遗产的面目,我们怎么能够期待它能与我们的环境相适应呢?所以当我们谈及这些遗产的时候也并非是将其置于真空中,往往还要整体考虑遗产的生态环境,我们不是要把被保护的对象仅仅放在博物馆展台上,而是要它在显示中发挥作用,于是这就需要它具有生命活力。首先它需要有民间性,因为广大的民众才是其创造主体和生命的内驱力;再者要有生活性,对于民众来说,非物质文化活动不是游离身外的“他者”,而是融于肌理不可须臾分离的生活的一部分;最后,其要有生态性,任何一种非物质文化事项,其创生与传承都与特定的环境休戚相关。只有这样,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才有了内在动力,才会成为民族的自觉责任。虽然我们看到一些民俗活动因为群众的参与而显现出极大的活力,但一些技艺性和文学性的“非遗”项目与当地百姓的生活脱轨,导致不被关注,也丧失了发展的活力。

 

(二)建议与对策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最有力的措施就是加强立法,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纳入法制轨道。鉴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性,仅仅依靠“确认、立档、研究、保存、保护、宣传、弘扬、传承和振兴”的宣传工作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才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全面的保护。我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法律尚不健全,如《著作权法》中虽然将杂技艺术作品列为保护的客体,但仍没有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列入保护范围 【2】。另外政府在支持工作上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只有通过政府对相关技艺的作品进行展示和推广,才能最大效率地让更多人了解当地非遗项目。而且适当商业化,不仅可以解决报酬低的问题,还能吸引更多年轻人从事相关的文化遗产传承工作。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法律对文化产业的最优保护,正是新时代对文化传承问题的考验【3】。

其次,要提高全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非物质文化由人类的生产劳动产生,通过代代相传,一切都离不开人民群众。而近现代西方文明的传入,冲淡了国人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殊不知我们在对西方节日趋之若鹜的同时,已经渐渐忘记了祖先传承下来的精彩艺术【4】。提高全民的保护意识,不应该仅仅是政府宣传册上的一句标语,要从年轻一代抓起,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美丽和脆弱,激发人们主动去保护、去传承的热情。

最后,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体系建立工作。全面了解和掌握地域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种类、数量、分布情况、生产环境、保护现状及存在问题,有条不紊地做到全面普查,建立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体系。完整的体系不仅有利于法律更全面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方便广大群众了解掌握本地区非遗项目,更好地践行传承这一历史使命。

  

 

参 考 文 献

1】周耀林, 李姗姗.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与对策. 忻州师范学院学报, 2011

2】李慧莲. 浅谈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与对策. 经济师, 2011

3】徐卫.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对策研究[J]. 赣南师范学院学报, 2006

4】王学文.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四种倾向"及对策分析[J]. 民俗研究, 2010

 

(文/ 宋书锐 杨彦梦)

附感想


第1篇:


    “……可是实际上艺术仍旧蓬勃一如往日。在如今信息爆炸的年代,艺术甚至更蔓延到意志可触及的一切方面,因为艺术在改变,因为当旧的艺术枯萎了,新的艺术又不断地重新生长出来……”

    “……从古希腊乃至更久远的时代开始,艺术如同在狭窄的岩洞里爬行,它必须时时改变自己的形状与结构,才可以通得过不同形状的洞壁。然而后现代主义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变成一团水,打破形状,抛弃形状;打破定义,抛弃定义;打破规则,抛弃规则。没有什么洞可以阻拦一条河流,只要社会容得下艺术,艺术就改变自己去适应它……”

    “……如贺拉斯所说,‘我们都要死亡,我们和我们的艺术。’然而,当艺术抛弃了‘我们的’这一定语,抛弃了任何定义与规则,从‘主义’中抽离出来,成为抽象的艺术本身——这一刻,艺术将不会死亡……”


    在西安和天水的几天里,有时候我会想起两个月之前写的这篇课程论文。在象牙塔外面,在世界的这个角落里,我确确实实地看见了,艺术的缓慢的死亡。

    当历史摧枯拉朽地过去的时候,总会有些什么东西留下,而另一些死掉。艺术无法选择自己所处的时代,艺术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而在这个时代,对于很多人,很多艺术家而言,他们所爱的东西没有所谓的命运,他们所爱的东西只能随着他们一起死掉,像沉到水面下的石头,至多只留下微不足道的水花。

    有时候我常常会想,我们眼中的艺术,实际上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或者说,在大雁塔旁边的购物广场上推着车吹糖人看到城管落荒而逃的那个干瘦老头儿,蹲在天水社棠镇郊区旧小学改建厂房里做根雕的那个辞职的前国企职员,还有做的一手漂亮风筝却养活不了自己的那个七十岁退伍老兵,他们自己眼中的艺术,或者说,他们自己手里的那些手艺,我们口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是一种有生命的东西吧,和我们一样的东西。

    所以我们保护它们,在这个时代里最柔弱最容易死去的艺术,正如柔弱而想要寻求保护的我们自己,正如保护注定要死去的柔弱的我们自己。

    也许有的旅途没有注定的结果,或者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原因。



第2篇:


    从陕西到甘肃再到青海,九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们一路走来,领略到的不仅仅是各地不同的风光,更多的是每个省份的风土人情以及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天水采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余白银老先生,采访的那天,老人非常热情的招待我们,并给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老人的故事是带有传奇色彩的,出身平凡,年少参军,扛过枪,打过炮,却在参军多年后自学成才,掌握了从小就希望学习的风筝制作,成为了天水麦积风筝的传承人,并且学会了根雕,成为根雕二级艺术家,老人对艺术的喜爱可见一斑。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老人家的所有艺术品都是老人自己做的,这让我们感到十分震惊,也折服于老人的多才。但是,比起屋内的艺术品,更有价值的应该是老人对艺术执着的精神,对非物质文化的传承。离去的时候看着老人矍铄的目光,我觉得,老人虽然不再年轻,但是,他并没有老去。


    每一个非遗背后都有一群热爱着的人们,每一个传承人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这些动人的故事总能触动我们的心弦。



第3篇:


    赴西部非遗保护社会实践归来,没有什么自豪感,也没有什么满足,所剩的恐怕只是担忧与惶恐。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消亡,媒体、学校、公益组织与机构都在对这些即将消亡的非遗进行保护,但是成效甚微。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会真心尽力去保护非遗,但我所见到的非遗保护行动,普遍是形式上的,为了自己的部分需要而进行。反思我们和其他机构所做的努力,大家主要在宣传层面进行帮助,可是又有什么作用呢?而作为普通人,有多少人会在看到宣传报道后对非遗保护做出点贡献呢,指望大家看到报道之后去西部支持么?如果没有结果,空空的振臂高呼能够到来什么?

    一些非遗项目的保护,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丧失了经济意义。西安、天水、西宁非遗项目的留存往往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对于游客而言,恐怕一个糖人还没有一盒酸奶那么有吸引力罢。没有经济支持的非遗保护,就像笑话一般,指望传承人去传承一个影响他们生活的项目,应该是建立在他们传承这一项目可以获得利益的基础上。慢慢地我开始考虑,我们真的要千方百计去留住一些要被时代所淘汰的非遗项目吗?如糖人一般,我很心疼那位非遗传承的老人那么辛劳却收效甚微,他的技艺也确实精湛,但我也丝毫不觉得如果他的孩子不去传承这项技艺有什么不妥。而像那位根雕传承人一样,根雕对于他,或许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实实在在支持他传承这项技艺的,是根雕带来的稳定甚至丰厚的收入,而不是所谓的非遗保护意识。我丝毫不觉得丧失了经济支持的非遗还有什么传承下去的必要,他们或许更适合待在博物馆里供人欣赏。

    我的理解还很浅薄,讨论也到此为止,但是希望非遗保护者可以不只局限地停留在浅薄的宣传上,而是可以去思考能采取什么有效的举措使他们想留住的非遗能够传承下去。此外,这次西部之行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在非遗保护方面要要考虑现实,只谈情怀是件很虚伪的事情。



第4篇:

    如果要讲真话的话,曾经我觉得非遗的保护是处在一种,被广泛关注却很少有人怀着热忱奉献其中的尴尬境地里的;后来渐渐发现,大概古朴的东西那种积淀的深厚在奔忙的现代生活里还是没有市场的吧,可能所谓关注也不过浮光掠影,想懂的人很少,能懂的人更不用说。最近回了高中老校,看到昔日高呼救救语文的热血男青年,他骄傲地跟我们介绍他钟爱的吟诵如今终于得到了怎样的关注和普及。文化的东西大抵都是一致的吧,如果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完全没法走进今天的生活的话,悲观地说,或许就免不了被冷漠的城市遗弃吧。

    我们最向往的地方,往往不仅是有亮丽的风光,融合着文化气息扑面而来的自然之风可能更契合古国的审美。但可能是我有时候过于挑剔也过度敏感吧,在塔尔寺看到吵闹的人群、堆积的钱币、左顾右盼的僧侣和各自打算的前来朝拜的游客之后,眼中的唐卡都变得千篇一律了。那种厌恶和失落可能还要甚于那天在西安的陕博。

    一面要让非遗融入我们的生活,一面又要摒弃其滋生的浮躁,有时候觉得很多事情本质上都是这样沉重难解的话题。不过,就算对这些东西都不甚了解,提起河西走廊,想到这里也曾战斗过繁荣过甚至还庇佑了儒家学者,那种惊叹和自豪也是多多少少让人感到幸福的吧。



第5篇


    生在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何感受呢?大概是每一寸山川都藏瑰宝,所谓足踏莲池,不外如是。这次社会实践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题,从古都西安一路向西,经天水,西宁,终青海湖,每一站都是底蕴深厚的城市,于其所闻所感,愈有非常之处。西安作为故国王朝之心脏,大气古朴,厚重深邃,在这里几乎可以看见所有朝代的印记,珍宝无数,而今作为省会城市,在管理方面尤为到位,在城市发展与遗产保护之间逐渐达成平衡,并以此为优势,吸引学者与游者,带动经济的同时,宣传中华文化,反哺遗产保护,可谓典范。甘肃天水历史同样悠久,丝绸之路重镇,三国古战场,同样为其留下无数财富,文化遗产数不胜数,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范围甚广,然也因此带来保护工作开展的困难,非遗保护,任重道远。至于青海,位处青藏地区,藏传佛教影响深远,西宁街道繁华的与一般城市别无二致,然至塔尔寺,虽犹是人声鼎沸,面对庄严的佛像与栩栩如生的壁画,敬意与敬畏依然自心底油然而生,甚至于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青海湖本远离城镇,旅游业的发达却也带来大量游客,美则美矣,倒是少了想象中宁静庄严的味道。此番见闻,一则再叹古文化博大精深,二则明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刻不容缓,三则反思,城市发展旅游发达是否已经让原本独特的景观逐渐千篇一律?种种问题,亟待解决。



第6篇



    这次社会实践选择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作为主题,就我个人而言,是出于一种对非遗的敬仰之情加入了这个队伍。在有意识的接触非遗之前,我一直认为这是非遗是稀有而珍贵的。但此次非遗之旅让我意识到,非遗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它存在于生活中方方面面,包含了老祖宗传下来的生活智慧、社会习俗、高超手艺等等。

    这次社会实践过程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西安见到的吹糖人的老爷爷。老爷爷是在一个商业区入口边推着自行车卖糖人,车上还挂着一张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证书。之前我只在网上见到过这样的手艺,亲眼目睹还是第一次。活灵活现的小猪、小狗,在老人的手下只要2分钟,就能从一团糖浆中慢慢生出来,令人叹为观止。但是老爷爷一个糖人刚吹完,就不得不推着车子离开了,因为城管来了。亲眼目睹老人因为城管而离开让我觉得非遗的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方面,城市要有秩序,需要城管来规范商贩行为。另一方面,老人只有在人流量大的这些地方才能够挣到补贴家用的钱,而老人又不可能斥巨资租赁商业区的店铺,那不现实。所以就需要文化局、政府的帮助,把非遗和旅游结合起来,用非遗来吸引游客,同时游客也为非遗的传承者们带来了经济来源。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学习非遗,传承非遗。


第7篇

    在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生活了二十年,以米饭为主食,常吃各类海鲜的我,若不是这次社会实践,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会有机会邂逅祖国西北部,这块充满草原,沙漠与牛肉拉面的神奇之地。只有亲自到了这里,才发现,这里的古老文明的绚烂丰富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么多对我来说新鲜的事物,那么多震撼人心的文化遗产,都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通过参观博物馆,我领略到了这片土地所孕育的文明的发展历程,感受了人类是如何从原始社会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了解了这里独特的风俗与多种多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采访一位经验丰富而热情随性的根雕艺人,我也体会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之精巧与传承的艰难。想要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需要淡泊名利的心,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需要对于这份文化遗产发自内心的热爱。我由心底地敬佩这样的民间艺人,也真切希望这样美好的遗产不要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要保护它们,让它们传承下去,虽然有些难,但值得去做。



第8篇


    这次社会实践我们去了许多地方,看到了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曾经觉得非遗是一种极其神秘的东西,不敢相信在实践中我竟能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甚至触摸这些饱含历史与灵气的作品。无论是根雕艺术的质朴遒劲,还是塔尔寺唐卡和坛城的奇谲瑰丽,以及其他许许多多令人叹为观止的非遗艺术,都令我印象深刻,震撼不已。

    要说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塔尔寺的唐卡、壁画和坛城了。与禅宗佛教的作品相比,塔尔寺的神佛人魔无不用色饱满大胆,线条变化多端,表情、动作极其丰富,带给我们很大的冲击力,令人由衷的畏而生敬。

    除了对非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还收获了团队合作的快乐。从紧锣密鼓的安排分工,到一路的欢乐与汗水,虽然十分消耗体力,大家常常累得一到宾馆就躺下想睡觉,却还要起来去开会,即使熬夜也要保质保量的完成推送等任务,但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享受着拖着箱子跑来跑去的每一天。这一次西部社会实践不仅增长了我们的见识,还增进了同伴间的感情,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


第9篇

    本次“西部溯遗·丝路寻香”社会实践虽已告一段落,但西北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仍然历历在目。从西安经天水至西宁,绿皮火车在褐红的山石间蜿蜒,举目四望一片苍凉辽远。车行在三千多米的海拔,云压的极低,人烟也少。窗外景致在不经意间由群山变为草原抑或沙丘,而青海湖总是恰好落在视野尽处,不起眼的一抹青蓝,走近了看才觉出粼粼的波光。身处在这样的风光里总会不自觉地把人的痕迹都排除在外,除了风雨阴晴的变幻不想再有任何东西扰动这里无法言说的景致。

    这样的土地上孕育出的百姓不似江南鱼米之乡的人家那般富庶矜贵,却自有一种韧性与耿直。在天水采访的风筝非遗传承人——余白银老先生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老人家年轻时参过军打过仗,中年时游历四方遍访风筝制作人,退休后专心研习风筝制作。不但熟稔风筝技艺,更兼长根雕艺术;平日笔耕不辍常作诗词自娱,亦喜拉胡琴唱小曲。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多才多艺的老人是自学成才,他对艺术与生活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

    不知何时才能再赴西北一游,然而心里总会记挂着那一碗碗牛肉泡馍三秦米皮,记挂着连绵的草场成群的牛羊,记挂着独属于西北的爽朗豪情。





第10篇:

    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水起于梁,贯于雍,泾属渭内,漆沮既从。夹岸风物,瞬息变迁,故腔民调,悠悠怆然。 ---------序

    雍梁之地,以甘为主,兼西安、青海各部,自先秦九州起,即为华夏民族与外蕃交汇最广的地区。民风淳朴,热情开放,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荟萃的地方。

    取道西安时,俨然可以嗅出西北敦实厚重的独特味道。古朴的城墙在拥挤的人潮中肃穆而立,又似无声地倾诉着一座古城的历史。西安的非遗调查,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吹糖人了。虽说刚开始看到老艺人那团黏糊糊的糖浆时实感到有些不适,但当一个栩栩如生的糖老鼠在眼前慢慢呈现,还是惊喜万分。而后老艺人被城管驱赶,那推着挂满糖人的单车、颤巍巍的背影也着实难忘。

    到达天水目的地,更被这座渭水之滨的小城深深吸引了。巧夺天工的根雕艺术,精美绝伦的彩绘风筝,都闪耀着艺术的光芒。在对根雕老艺人的采访中,得知根雕原材料濒危,千金难求的木材给这一非遗项目的传承带来极大的挑战。但比起原料,在当今浮华之世中,能耐下心来年复一年磨炼技能的艺人更少之又少。老艺人喟叹后继无人,也正是对文化传承的哀挽。

    渭水汤汤,承载着雍梁之地千百年来的风土人情,而今仓促游览于此,不及细细品味西北之地的悠久文化,是为一大憾事。




第11篇



    这次社会实践我们的足迹从古都西安一路经过天水,最后再到西宁、茶卡盐湖,这一路上我们遇见了众多非遗,也探访了几位非遗老艺术家,了解了非遗背后的故事,也正是通过这些故事,我们才真真正正地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让非遗“活”着。我们所调查的非遗项目或多或少地都面临着传承的问题,如天水市非遗项目崖柏根雕,同大多数非遗项目类似,现如今热爱并真正愿意花费大量精力投入根雕事业的年轻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可以说崖柏根雕以及我国大部分非遗项目都是以“人”为载体作为传承的,一旦没有了“人”,那非遗项目何谈传承与保护?表面上仍旧光鲜,仍是“活”的,实则是“死”的。我们此次社会实践就是在当地实地探访以寻求真正让非遗项目“活”起来的办法,就是让非遗项目更加贴近老百姓的真实生活,以创新的姿态走进大众的眼前,能够吸引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到非遗保护甚至是非遗传承的工作中,而不是仅仅让非遗停留在博物馆中,那只是保存,并不是保护。真正地让非遗项目“活”着,才能传承匠心,传承文化。

    本次社会实践结束了,但我们的非遗探访和保护工作并未结束。



第12篇



    这个暑假,我们1401求是生物的同学在一起开展了别开生面的赴甘肃天水与青海西宁探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社会实践。在7天的时间里,我们采访了天水传承非遗的老艺人,领略到了独具特色的根雕、皮影戏、风筝等;在西宁的青海省博物馆里,出土的文物诉说着厚重的历史,对塔尔寺的参观,使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藏族文化;之后绕青海湖的行程,向我们展示了青藏高原独有的美丽天空与景色。经过这次社会实践,我们对西北文化的了解,无论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都加深了一层。

    在实践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困难。比如如何联系民间非物质文化艺人,如何发表微信推文等,由于没有经验,费了我们不少心,而当我们从天水到西宁时,由于地质灾害的原因导致原来定的火车路线不能使用,必须改签。但在同学们的齐心协力下,这些困难都逐一化解了。经过这次社会实践,我们对社会生活有了更多的经验,同学之间的友谊也比原来更深了。

     总而言之,这次暑期社会实践进行的十分顺利,任务也较圆满的完成了。其中个人有些遗憾,就是在茶卡盐湖玩耍时不慎连人带相机地掉到了水里,教训惨痛,望吃一堑,长一智吧。



第13篇

    短短几天的西部非遗社会实践匆匆结束,感受最深的便是地区间的差异,不仅仅是气压的变化,还有风俗饮食;进而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祖国大地的广袤。另外也体会了微信推文的编辑,似乎新技能get呢。

    地域的差异孕育了多种多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并非那么高大上遥不可及,对于民间艺人而言非遗就是他们的作品,是他们赖以为生的生计。在西安街头遇到的吹糖人的老爷爷即使拥有非遗的证书也要躲着城管,非遗的保护面对现实也有诸多无奈。

    对于非遗的保护或许可以有多种方式:已经过时、年轻人不愿传承的民俗与其坚持传承,或许以高清影像的形式记录下来才是非遗更好的归宿?在当今浮躁的现实环境中,鼓励年轻人心境淡泊固然可以,但政府出台落到实处的奖励政策才更为有效——采访根雕艺人我们也发现市场的力量才是主导作品方向的决定性因素,正因为有高额的利润才会有采柏木的工人为此丧命。将非遗保护与当地的旅游业相结合,让旅游更有文化底蕴,让非遗得到经济支持,或许才是非遗保护的出路。


第14篇:



    十几天旅程很快,尤其是和大家在一起就更开心。一路上有狼狈,有疯狂,也有欢笑。在西安历史博物馆,天水市文化馆,根雕风筝传承人家中,青海省博物馆以及青海湖四周,都留下了我们一起走过的足迹。

    这一路上我们确实遇到了不少困难,一开始为了赶早班飞机在机场过夜,大家又热又累都睡不好;后来从由于天气原因,订好的火车临时取消,我们临时改签坐上了9个小时硬座;在茶卡盐湖时,水不深,大家下水去蹚水玩,我潇洒的一个大步迈进了湖中一个大坑里,全身都湿透了……不过嘴上说狼狈,心里还是很珍重这次旅行,因为不管怎样,大家都是开心的,都在一起。在机场过夜,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睁开眼发现人都不见了(大家都出去透气了)以为这里就剩下了我和一堆行李,再仔细一看,斯亮同学远远的做的笔直在看行李,真的好感动!火车需要改签的时候,夏涵和武守宪及时冲上前去保证我们坐上了下一班的火车;我掉水里之后,那么多同学来救我,之后又耐心的等我换掉湿掉的衣服;身上现金不足时,总能向身边的同学借到;从西宁走的那天早上,远神(还有好多男生)早起为一车的人买早点;不管每天到宾馆有多晚,夏涵也记着开会安排下一天的任务;大禹细致安排了青海湖的吃住行,操心着各种我们都忽视的事情,真不知道没有她会怎么办;感谢这一路上的你们,让我们求生班的这一趟甘肃-青海之旅变得这么这么的不一样。期待我们的下一次旅行!



第15篇:


    这次的探寻西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之旅给予了我极大的触动了,让我了解了祖国西北土地上人们的生存状态和艺术创造。 虽然身处荒凉干燥之中,他们却以一颗平和之心默默与自然角力,与天空大地的对话中,他们也在努力寻找着自身的价值与位置。


   从烟雨朦胧的杭州出发,远离了娇美的西湖,走出了执伞漫步的窄巷,四小时的航程,我们似乎经历一次奇异的时空转换,便落地了与我长期生活环境截然不同的祖国西北大地,迎面吹来一整干燥的风,裹挟着一丝土地上的荒凉,又似乎还有土地上人心的安然与宽广。

    第一站是陕西西安。历史长河带来的是一份浑浊与沧桑的气息。我们参观了西安历史博物馆,在有着千百年历史的文物中追溯着先人的足迹,静谧肃穆,旁边摩肩接踵的人潮则一次次将我们带回2016年的此时此刻。西安的小吃同样让人印象深刻,小吃街上回民戴着一定圆形小帽,大力叫卖着面前的美食,也是道靓丽色彩。

   第二站甘肃天水,还未及此地,天水之水的美誉就已经让人期待看看它的容貌了。车站还是一样步履匆匆,人潮拥挤的车站,美食却是不同于米饭的羊肉泡馍牛肉面;街道还是一样地林立着商店手推车广场舞,祭拜的祠堂里却是气势昂扬的武将名臣。很可惜在天水没有时间逛逛著名的文化景点,但好在闲暇地迈了迈腿,钻了钻寻常的民居小巷,也算是体会了这"天水"福泽之地的生活气息。

    最后一站青海西宁,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刚到此地的最大感受就是冷,毫不意外,这里属于高原,这是高原特有的冷,寒冷加上这里的地广人稀,黑夜中外出寻找食物的我们似乎走进了秋冬季节,瑟缩着身体,就差飘零几片黄叶了。但从杭州的高温到这里的寒冷,倒也说明祖国的幅员辽阔。孤陋寡闻的我曾今甚至都不知道西宁是青海的省会,但或许也是因为我们关注的重点常常只在那些沿海发达的地区,毕竟那里有名牌的大学,那里还有高质量的高考模拟卷和超级中学。但没有愧对"西北地区最大城市"的称谓,这里的繁华可比东部的大城市,但少了拥挤和喧哗,多了冷峻和从容。我们最"美"的行程当然是去青海湖的这一路,从没有想过高原缺氧是怎样一回事,也没想过茫茫草原在眼前铺展开时会不会有"风吹草地现牛羊"的景象,更没有想过湖天一色是否真实,但这些都已经在我穿越青海湖的漫长车程中成为了心底美好的回忆。